2011年8月22日星期一

是“叛國”還是愛國?憑弔紹爾兄妹 – 慕尼黑大學 (Ludwig-Maximilians-Universität München)

不少大學校園真是各有特色,例如號稱最古老大學的意大利菠蘿煉奶大學簡直可以當作拍攝中世紀電影的佈景(當然要小心近代設備如暖氣爐等)帝國史丹福大學雖財大氣粗但校園設計卻以醜陋庸俗為尚、荷蘭鹿特丹伊拉莫絲大學簡直跟商業區完全沒有兩樣…但就是自命踏遍幾百所校園的本老頭也對德國慕尼黑大學印象非常深刻:主樓大堂設計有如靈堂一樣(倫敦大學學院雖然有咸魚展覽,但除了一尾咸魚外校園設計跟靈堂完全無關)

2011年7月7日星期四

打開核武盒子的潘多拉 - 哥廷根大學 (Georg-August-Universität Göttingen)

相信以見聞廣闊見稱的香港學生大多數都知道用於炸日本核武器源於愛因斯坦致函羅斯福大帝提出核分裂製作武器,但在美語傳媒(尤其其51州英格蘭)宣傳下往往埋沒了不少背景資料:如德國當時的核武研究也是只差一線,又或由愛因斯坦到蘿絲拉摩絲實驗室團隊不少都是德國出身(當然更包括留在德國的核專家) – 若非當時納粹歇斯底里搞種族歧視將一班(尤其猶太裔)科學家逼走,莫說德國幾乎可以肯定是世界第一個將核武付諸實用者(當然幸而不能成事),帝國更根本沒有人材搞這玩意兒;

2011年2月15日星期二

大學研究始祖.歐洲學術最中心 - 柏林洪堡大學 (Humboldt-Universität zu Berlin/ HU Berlin)

先界定:在柏林市自稱柏林大學的學校共有兩所:一所自然是正宗柏林大學、本文介紹的柏林洪堡大學(本文或直接稱“柏林大學”),另一所則為柏林自由大學(自大)

2011年1月7日星期五

歐洲學術最高鋒 - 德意志聯邦共和國

說起來德國的歷史真不算太悠久:近千年的神聖羅馬帝國只是一鬆散聯邦(如伏爾泰所言根本不是帝國),德國的強盛始終普魯士時代的腓特烈大帝。這位傳奇君主不但是戰爭英雄,更是學術、文化天才。在其大力支持學術發展及教育家洪堡提出「教研合一」的教育改革下,普魯士於19世紀出現一大群學術鉅子如哲學家韋伯、黑格爾、叔本華、馬克思,軍事家克雷塞維茲、毛奇,而克虜伯、西門子等百年老店亦為德國奠下強大的工業基礎;

2010年2月11日星期四

對世人影響深遠 - 哈佛大學 (Harvard University)

跟吾友留帝派Sukiewa兄說起,(帝國以外的)外國人對帝國大學認知有一奇怪現象:外國人說到帝國大學往往只知道哈佛、又或說到哈佛便覺得什麼都是好的 - 這一點對於工程出身的Sukiewa兄而言簡直笑翻:哈佛的確有不少好東西,但說到工程學簡直是馬尾提豆腐:自其工程學院前身Lawrence Scientific School在1847年成立以來一直是其「對家」、以工程見長的麻省理工(MIT)取笑的對象;

2009年11月22日星期日

帝國公立大學之王.窮人大學 -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UC Berkeley)

看過幾間帝國名校,可能看官會曰:「實在令人失望呀!學術應該與錢無關的、學者更應該是窮的,為什麼帝國名校都與錢脫不了關係?可有沒有窮的名校?」;帝國這地方的確地大物博,除了禮義廉恥、仁義道德、文化修養及衛生外,的確可以說得上包羅萬有!就以明星級大學而言,的確有以窮而出名者!

2009年11月8日星期日

令人口水直流的「免費大學」 - 糕包聯盟學院 (The Cooper Un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 and Art)

在所謂排名榜歪風影響下,所謂論文產出成為不少人(例如某連美帝國基本學制都搞錯的英國消閒娛樂雜誌“排名”、又或香港教資會)衡量大學「成就」的唯一標準:當然,研究對於知識發展以至大學本身確有貢獻,更不是否定教授們在研究過程中學習、思考對於教學的助益;然而,一如老辛所言「過則為災」,研究誠然是好東西,但當研究工作成為大學“價值觀”的全圖,以至因出品論文成了教授們升遷、留任及終身制(Tenure)批核的唯一準則時(即所謂Publish or Perish),因顧及自己飯碗而將「出文」(不一定是研究,研究跟「出文」雖有正相關但中間不是等號)作第一優先,“逼不得已”下將教學工作視為時間表上第二(甚至不知第幾)者比比皆是!最諷刺的是,所謂“不出文便完蛋”的帝國“傳統”並非什麼崇高的學術理念產物,而是權力鬥爭的不良副產品!但令人無言以對的是,如此副產品卻成了不少帝國人眼中的“學術正統”!

2009年10月13日星期二

佔盡地利、人和 - 紐約大學 (New York University, NYU)

曾跟一位長輩聊起哥倫比亞大學的奢華。那位長輩雖然學問見識頗佳、人亦友善樂於助人,不過似乎品味有點不大高明,曰:「哥大?當年我在紐約市內坐的士在市區穿梭,突然在市區停下,的士司機曰已到了;我下車一看...咦?那裡有大學?根本便是跟住宅區一樣!哥大有校園的麼?」,老頭聽罷一臉疑惑,雖然哥大的確面積不大,但看過上一篇的朋友應當記得校園區可是清楚得很(尤其那張1913年舊貌圖),想了一會,反問:「叔叔,你...是不是...去錯紐約大學了?」;

2009年10月7日星期三

愈美麗愈危險?曼哈頓上的明珠 – 哥倫比亞大學 (Columbia University in the City of New York)

先此聲明,一如以前提過,北美洲名曰Columbia的(包括野雞)「大學」達數十間,本篇所介紹者為當中唯一稱得上世界級名校:位於紐約市曼哈頓西岸、八大阿肥大學(Ivy League)中的紐約市哥倫比亞大學;

2009年10月4日星期日

人傑而不地靈的資訊科技、匯賢智庫搖籃 - 史丹福大學 (Leland Stanford Junior University)

老頭有一個怪癖,對不少「景點」興趣缺缺:雖然在曼哈頓住過一段日子,但幾個重要景點中只有聯合國總部認真遊覽過 – 雖然在帝國政府制肘下成效未必理想,但對聯合國的理念是十分尊敬的,然而如帝國大廈多次路過而不上(畢竟是在香港長大的,見慣高樓大廈尤其相對於港口西面兩座挑戰上蒼、與天比高的巴別塔,帝國大廈的確不算什麼)、除飛機即將降落甘迺迪大帝機場前俯望外,到現在仍未曾腳踏地面見過自由神像(最接近一次乃在金融史博物館外依習俗親吻銅牛屁屁後便向北返回,即使只差數分鐘步程也沒興趣多走幾步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