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4日星期日

人傑而不地靈的資訊科技、匯賢智庫搖籃 - 史丹福大學 (Leland Stanford Junior University)

老頭有一個怪癖,對不少「景點」興趣缺缺:雖然在曼哈頓住過一段日子,但幾個重要景點中只有聯合國總部認真遊覽過 – 雖然在帝國政府制肘下成效未必理想,但對聯合國的理念是十分尊敬的,然而如帝國大廈多次路過而不上(畢竟是在香港長大的,見慣高樓大廈尤其相對於港口西面兩座挑戰上蒼、與天比高的巴別塔,帝國大廈的確不算什麼)、除飛機即將降落甘迺迪大帝機場前俯望外,到現在仍未曾腳踏地面見過自由神像(最接近一次乃在金融史博物館外依習俗親吻銅牛屁屁後便向北返回,即使只差數分鐘步程也沒興趣多走幾步一看);


與此相反,對於大學校園可說是鉅細靡遺:以前曾提及曼哈頓面積只有香港島3/4左右,但區區一小島足足有19所大學,老頭景點雖沒看過多少,但除125街以北的紐約市立大學城市學院(CUNY City College)等外,以南的所有大學均看了到夠...還記得當日站在124街時猶豫了近十分鐘,最後也沒有膽子越界前往,參觀誠有趣,性命價更高!

正因有此習慣,所參觀過的校園絕對可以百計!然而雖自問在這方面見識不少,但無論由亞至歐到美,單論校園暫時仍未見過比史丹福大學更醜者!

偉大的科學家奧本海默(Robert Oppenheimer)曾在加州的柏克萊及加州理工掛單,當他回憶時嘗言「這簡直是沙漠(It was a desert)!」,的確加州的鬼天氣真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雖然香港人都是在酷熱環境中長大,但當夏季到達加州時仍受不了其40.6度攝氏(105度華氏)的恐怖高溫、外加在旅館手洗了厚褲扭也不用扭第二日早上已會乾透的乾旱 - 平生第一次中暑!正當老頭向身邊友人抱怨時,友人一指旁邊草地上像極了在咸魚欄看到生晒咸魚的人群,曰「你看他們晒得多麼享受?」...怪不得白種人的皮膚如此差勁,如此暴晒難怪三十歲的白種人皮膚與六十歲中國人沒啥分別、亦因這怪癖難怪部份外國人曰加州天氣好(當然不是所有外國人如是,至少奧本海默是正常人)!

(順帶一提,加州是所謂溫帶大陸西岸的地中海氣候,夏季既熱且乾、冬季卻冷而濕:冷也還罷了,濕才最要命!所以在加州過冬衣著不但要防寒還要防水!

相對於真正的地中海,加州天氣更極端:加州東面為洛磯山脈,形成比一般離岸風更乾更熱的焚風(Foehn Wind),亦因而令加州年年夏季大叫淡水不足;相反冬季時亦阻擋了向岸風的水氣而雨量多得離譜!)


     *          *          *          *

天氣是天意可沒什麼可值得抱怨的,但史丹福的校園設計可會令人熱上加熱!校園設計最粗分有兩大類,一曰混合式如香港大學般既有古色古香的陸祐堂、旁邊卻有現代化玻璃幕牆的馬會大樓;另一統一式如理工大學般即使新建高樓,顏色設計仍盡力與整體相彷,而史丹福則屬於後者:由胡佛塔俯視整個主校園非常均一、由東到西自南往北都似一堆泥磚!


史丹福主圖書館綠圖書館(Green Library):怎看也是一舊泥磚,繞了一圈也看不出綠色來。

整個校園均令人想起熱帶雨林(雖然熱帶找不到如此乾旱的地方):車子從校門進入時先迎來兩排熱帶特產棕櫚樹,當到達校園建築時見到盡是模彷土屋的建築群,醜陋也還罷了,令人除了想起熱帶還是熱帶更是心情煩躁!可不是看不起熱帶朋友住的土屋,真正的土屋就地取材非常環保,但史丹福的建築物雖然外形與土屋相差不大,所用的材料能源卻是數十倍於正牌土屋...若非為憑弔尊敬的葉劉議員讀書處確想立即打道回府!

伸延閱讀:

史丹福校園如此醜的可能原因之一 - 《酒店/旅遊升學簡介(二)》


史丹福正門大道,一排接一排棕櫚樹令人以為置身熱帶...

到達胡佛塔(Hoover Tower)更是繼天氣、建築後第三次升溫:承惠入場費每人兩大美元(雖然由同行的友人支付),難怪史丹福資金如此豐厚,胡佛塔似乎居功不少!


提到以史丹福唯一一位帝國元首校友、一上任便觸發大衰退(1929年)的Herbert Hoover命名的胡佛塔不得不提位處其中的胡佛研究所(The Hoover Institution on War, Revolution, and Peace);史丹福校園雖陋但盛產美女,胡佛研究所最著名的便是比加州理工所有女生都漂亮的前帝國國家安全顧問Condoleezza Condi Rice(網上圖片)。

成語地靈人傑在史丹福絕不適用,雖然校園、環境令人一邊行一邊罵,但確實出了以葉劉議員為首一群了不起的人物。但不少老加州都曰史丹福的冒起只在近二三十年,直至上世紀中雖未致名不經傳,但絕對沒有今日的威風,若說何以近年勢頭如此興旺,一則固然因為如葉劉議員般出色的校友令該校知名度大增,二則校友不但有所成就,在發似豬頭後亦將賺得金錢回饋母校,與胡佛塔入場費成該校兩大收入來源;

(雖然灣區不止史丹福一間大學,但柏克萊早於二十世紀初已是名校,硅谷的影響不及對史丹福明顯,其他灣區大學卻無史丹福與硅谷近乎相貼的地利,例如HP總部離史丹福步行5分鐘可達...如果不中暑的話!)


帝國人生活習慣往往「傳統」得驚人,直到今日電腦、手提電話的普及程度低得可令香港人大開眼界;雖然史丹福以科技見長,但胡佛塔的電梯卻「先進」得嚇人一大跳!圖右粉紅色衣的學生助理雖為導遊,但更要肩負一神聖使命,不然閣下可能要走樓梯:胡佛塔的電梯並沒有按鈕,要她致電地下指示電梯上來!

(電話在其面向牆上,電梯行走十多層高的胡佛塔足足要半分鐘以上,足夠導遊完成長篇大論的介紹!)


說到史丹福校友的荷包與附近硅谷的發展、又或可說是電腦的普及成正比,尤其近年除孕育了葉劉議員這出乎其類、拔乎其萃、前不見古人的校友及匯賢智庫一班骨幹成員外,近十多年已成生活必需品的搜索引擎亦是由史丹福校友領盡風騷:唂咕(Google)兩大創辦人Sergey Brin與Lawrence Page及雅虎(Yahoo)創辦人之一楊致遠皆是史丹福校友!

     *          *          *          *

看到史丹福的發展,不由得不感慨:

- 有說因其機會成本(需放棄的薪金)較高,愈高學歷愈怕創業,但從幾位IT界史丹福校友表現看來此說未必準確,就算不假設學歷愈高頭腦愈好、因而提高創業成功機會,至少學歷不應成為創業的包袱;

(的確學歷與創業關係未非必然,成功的創業家從沒上過大學的大有人在,例如蘋果電腦三大創辦人中雖有柏克萊校友,但最著名的喬布施從未上過大學。)

- 曾有法學院朋友問曰他一心幫助別人,可應該直接投身非政府組織服務社群?老頭答曰當然是選擇之一,但亦可轉換思維:蓋茨向來關心後天免疫力缺乏症,若他老兄在醫療機構服務,即使不收薪金也只是一人之力,效果可及得上現今自己先富起來、然後捐出大把銀子?

史丹福校友不但捐出大把銀子,在其自強過程中亦能貢獻社會:相信沒太多人反對唂咕對世界的貢獻吧?其實是阿當史密斯賣麵包理論的翻版,只要人人為己,社會自然會進步,當然若肯捐獻社會就更好了!

- 除史丹福外,不少往後介紹的大學(尤其引入商業手法經營的帝國大學)興起往往與最俗不可耐的錢有關,接受有關捐獻時捐助人快樂(留名也好滿足感也好)受款人更快樂,在帝國由校長帶領向八方募捐是跟吃飯一般平常的事,回想香港某自稱佛教徒、卻收取八大校長中最高人工的曰要高貴的他籌款是當其是乞兒,實在令人有點疑惑...

- 聽過不少人嘲笑IT人品味有點不大高明,單看以IT起家的史丹福似乎所言非虛...


雖然一肚苦水,不過能憑弔尊敬的葉劉議員當年足跡絕算不虛此行,圖為東亞學系處Encina Commons,該系教授Larry Diamond因葉劉議員公開刊登其指導的論文而備受香港各大學尤其政治系所討論。


尊敬的葉劉議員另一史丹福學位為MBA,圖為史丹福商學院舊/現址;

校友的影響力果真非同小可,尊敬的葉劉議員在此畢業後史丹福商學院廣為人知,獲捐高達一億美元在圖右興建全新大樓...不過從半成品看似乎跟整個校園其他建築一樣都是一舊泥磚!



跟一頭柏克萊老熊閒聊,他吹牛說柏克萊位於聖安德魯斷層(San Andreas Fault)上,只要來多幾次大地震便大有可能令柏克萊在幾百年後消失,如此便會成為更珍貴的絕版學校云云...

查閱維基資料(上為維基圖片)卻發覺是吹牛:在圖左沿岸從上而下大約1/3的C字型海灣為舊金山灣,柏克萊位於舊金山灣東岸雖說不上遙遠但總算有點距離,絕不及舊金山灣西南的史丹福完全落在斷層上,1906年舊金山大地震對柏克萊影響有限、相反史丹福簡直是受到毀滅性打擊!

帝國大學只要是對頭便什麼也要鬥一番,想不到這兩校連誰會先被地震震掉也是比賽項目!不過這柏克萊老熊可是吹牛吹得過頭了,可能因他是個MBA吧,說話時信心十足、但一仔細研究便會發覺是吹牛...

但話說回來史丹福真是“福地”:頭上是鬼天氣、腳踏聖安德魯斷層、身邊圍著除了像泥磚還是像泥磚的醜陋建築物,真有令人苦其心智勞其筋骨的鍛鍊作用!

更滑稽的是校園內有一舊化學樓:據一當地朋友說在大地震中成了危樓後已不能使用,但因算是古蹟而不能動手拆卸(帝國果然是沒什麼歷史的國度,百多年便已是了不起的“古蹟”...這級數在神州大地早已拆了拿磚蓋房!),於是便在校園內靜靜等待下一次地震由“Act of God”動手(其實本老頭站了在這舊化學樓前拍了照,只是不方便放上來了!)

8 則留言:

  1. 花咁多口水講stanford為乜?香港人自己都有好過佢的hku,何必離鄉別井?

    回覆刪除
  2. 樓上這位匿名君,HKU好過Stanford? 真係好有興趣想知多d少少,能否舉幾個實例說明一下?

    回覆刪除
  3. Bittermelon君:

    《 泰 晤 士 報 》 最 佳 大 學 選 舉 港 大 壓 倒 史 丹 福 全 球 排 18

    http://www.facebook.com/topic.php?uid=5816129715&topic=3319

    回覆刪除
  4. 嘻...講就咁講,倒想知有幾多人有藍大同Stanford offers既人會取前而棄後;

    以吾長輩narius老叔叔講法:若然至少會有一個人好感激佢!

    回覆刪除
  5. 其實stanford個chapel幾靚 (不過好鬼死大 - 就算你有200個客人坐係你個wedding,影相影到好似小貓三四隻)

    而且,好多係美國既香港舊生都係個到結婚...當阿爸阿媽親家親戚黎美國參加婚禮...去stanford...好威架嘛! 雙方既父母簡直頭頂多左個光環... ha ha ha!

    (註: 我唔係stanford校友,只係part-time job係做婚禮琴師,先有機會去stanford個chapel玩玩喇. )

    回覆刪除
  6. 你的comments全是狗屁 不懂就不要裝懂 Stanford或是UC Berkeley都要比香港任何一所大學要好n倍 你們香港那些鳥蛋大學連Arizona State的等級都不到吧 就跟大部分人對香港人的看法一樣 膚淺 自以為也沒有深度

    回覆刪除
  7. 我上樓上是一件stanford 的中國學生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