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3日星期二

佔盡地利、人和 - 紐約大學 (New York University, NYU)

曾跟一位長輩聊起哥倫比亞大學的奢華。那位長輩雖然學問見識頗佳、人亦友善樂於助人,不過似乎品味有點不大高明,曰:「哥大?當年我在紐約市內坐的士在市區穿梭,突然在市區停下,的士司機曰已到了;我下車一看...咦?那裡有大學?根本便是跟住宅區一樣!哥大有校園的麼?」,老頭聽罷一臉疑惑,雖然哥大的確面積不大,但看過上一篇的朋友應當記得校園區可是清楚得很(尤其那張1913年舊貌圖),想了一會,反問:「叔叔,你...是不是...去錯紐約大學了?」;


實在不得不懷疑那位長輩被的士司機擺了一道,確如他所說「在市區」、「跟住宅區一樣」、「(沒)有(主)校園」等等完全是紐約大學的寫照!

紐約大學究竟是什麼模樣?大家可以用香港島中環至銅鑼灣一帶加以想像:曼哈頓的商業區主要有二,一為牆街/華爾街(Wall Street)所在的下城區(Downtown),其角色、味道有如中環,另一則為以42街為中軸、包括中央車站(Grand Central)及時代廣場(Time Square)等的中城區(Midtown),如銅鑼灣一樣金融味沒有前者般重,然而購物消閒設施則勝出一籌,中間則為比較擠逼的住宅區 – 相對於香港為灣仔,於紐約則有唐人街、小意大利等,而紐約大學所在地則大約在兩者之間的灣仔修頓公園一帶;


為非香港居民朋友提供的簡介:香港島北岸中,左首(西)的中環與曼哈頓下城區一樣是金融中心,右首的銅鑼灣與中城區相似,均為商業與購物熱點,兩者間以住宅區為主;若將地圖左旋90度令金融區朝下,佈局與金融中心處最南端的曼哈頓便大約相像了(唂咕地圖)。

不但位置與修頓公園於香港島相似,甚至連景觀也非常吻合:各位試想像在一大小與修頓相若的公園附近(紐約市者名華盛頓大帝廣場,Washington Square),這裡一座唐樓、那邊一幢鉛筆型商業大廈、再加後巷的樓上舖…如此以往這般零零散散幾十座的總和便是紐約大學 – 雖然問曰紐約大學在哪多會答華盛頓大帝廣場「一帶」,但究竟確實在那的確是說不出來,什麼校門等更是根本不存在!


常見於紐約大學建築外的"校園"地圖:感覺有如在二十尺以外向牆上潑上油漆(至少二十尺,否則會有明確"一大片"而不像圖中般零散),可以想像紐大的大約「面貌」。


別以為這是紐約大學的校門!這拱門雖鄰近紐大圖書館與法、商學院,但所在的華盛頓大帝廣場絕非紐大物業 - 雖然據云紐大想吞併華盛頓大帝廣場久矣,但直到今日仍未能得逞。

(的確紐約大學是「沒有校園的大學」,大學與紐約市住宅區完全融為一體,但大小、形態與美麗與否沒有必然關係,以該區環境而言,怎樣比較也比史丹福校園好得多了!)

或許有朋友覺得奇怪:為何老頭每次都花上如此多篇幅介紹校園?誠然校園並非選擇大學的最重要因素,但幾年校園生活總是需要考慮考慮的,若要在史丹福那像極土窯的校園住上幾年實在有點令人頭痛;然而除了吃喝玩樂,學校所在實對事業發展有實際影響!

說到校友互相照顧非常容易理解,親眼所見香港各大學畢業生對校友總會有點偏袒,但相對於帝國的實在是相差極遠!其中以律師行業最為明目張膽:不少帝資律師行的律師介紹都附有以院校為基礎的搜尋功能,方便畢業生以至客戶找校友叩門!

一則帝國東西岸實有文化差異,二則校友總有在自己「勢力範圍」內聚集的傾向,以史丹福為例,在其學校及校友影響下該校學生在灣區以至北加(州)求職時院校效應最能發揮到極致,但到了南加其影響力便差了一點點:相對於加州大學羅省分校(UCLA)、南加州大學(University of South California)優勢便遜色了;若是到了東岸效果便更明顯,在東岸眾多實力相當以至更勝一籌的學校環伺下,史大校友更要多幾分運氣及實力才能找到在灣區相當的待遇 (當然,如果史丹福畢業生申請其死敵柏克萊勢力範圍內的公司也是死定了,反之亦然)!可能「有骨氣」的朋友會說靠人脈算是什麼好漢?嘿嘿!勇士總是令人敬佩的,不過老頭向來自認是懦夫,與大多數人一樣寧可選擇對自己有利的戰場!

若接受這所謂地境優勢(Geographic Preference)是一回事,便不難明白何以紐約大學尤其其「世俗科」如法、商等如此著名:學校本身便正正在帝國第一大城、萬惡的資本主義聖壇紐約市核心,無論對學生就業還是邀請業界人士到學校參與活動都佔盡地利;

當然哥倫比亞大學位置與紐約大學相差不遠、哥大的名氣還更高一點,但紐約大學的「人海戰術」也是不容忽視:以US News資料為例,2008年在學(2008 Total enrollment)總人數紐大為42,189人,哥大只有「區區」23,196人,令紐約大學在該地的勢力可以想像!這亦解釋了為何紐約市立大學(CUNY)為何在紐約一帶就業情況絕對不差:當然CUNY的名氣相對於史丹福頗有不及,CUNY校友於灣區只怕比史大校友於紐約市還要艱辛一點點(只考慮院校因素,其他一切假設相同)。

(人數眾多加上紐約大學是少數一級私校中最不抗拒社區學院轉校,Community Colleges Transfer者之一,與柏克萊命運一樣在「排名」上虧是吃定的了!伸延閱讀:

帝國大學排名榜真費解)


回說紐約大學本身,除「世俗科」外最怪異的是在位於資本主義深淵的紐約大學居然也以藝術、哲學、英文、設計等人文學科著名,為沒有文化的美帝國居然會有人文學科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但若說葉劉議員是史丹福最為出乎其類、拔乎其萃、難得一見的出色校友,提到紐約大學自不得不提馬英九、陳致中兩位為華人熟悉的師兄弟:兩位都是紐大法學院的優良產品!

(New York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注意有一名字相近而毫無關係的學校名為New York Law School,後者位於離下城區只有十分鐘步程處,為哥大法學院創院院長兼一度是唯一教授Theodore Dwight老兄與哥大同仁吵大架後自立門戶所創辦。)
閒話三則:

- 紐大法學院與新加坡國立大學合辦一法律碩士(Master of Law)課程,據云在紐大與新加坡政府支持下獎學金多得離譜;

一友人提起曰如果紐約市、新加坡兩課程同時接納其申請,是否應「看錢份上」選擇新加坡?老頭個人意見,重申,只是個人意見是當取紐約市修讀者:上文提到的校友網、地域偏好只有本校學生才能發揮最大效力,有關課程雖由法學院而非校外部提供,但似乎極難說服紐大校友曰「自己人」:當酒酣耳熱之際,校友們說起母校時若閣下連校門朝東朝西也說不上來,總會大煞風景吧?

(紐大雖無大學校門,但法學院可是有的,答案是朝北。)

而且大學學習不止於課堂聽講,以法學院為例除讀書考試外,聽聽學校邀請來分享經驗的法官、律師(例如文首本老頭嚴重懷疑他找錯地方的前輩)、有空到紐約市法庭聽聽大案件審訊、假期到紐約市律師行實習、聽聽紐大其他學科的課、到紐大大學圖書館睡覺、泡泡比西岸動人得多的紐約女郎...無一不是對見識、就業以至生活大有裨益的事,新加坡課程能為閣下提供紐大證書、新加坡的生活體驗,但對於上述各項似乎遜色了一點;

- 與史丹福校園一樣,說起紐大法學院總會回想一令人發毛的個人經歷,見《流感何以橫行帝國》;


紐約大學法律學院,所見「觸目驚心」一幕所在地。

- 與灣仔有一點點不同的是紐約大學所在為非常高級住宅區(當然與第五大道、中央公園西「郊」等相比還是差了一點),有關消費水平請見《尋找野雞的故事(二)》。


紐大是旦商學院(Stern),算是紐約大學建築物中最「宏偉」的一座(但正門即拍攝時站立處也是向側的,右首大廈外牆才是街道);

對於一般外表更含糊的紐大建築而言,門口的紫色校旗便是整座「大學建築」的唯一印記。


伸延閱讀:

“分校”果真如“本校”?

9 則留言:

  1. 我孤陋寡闻,原來CUNY學生在紐約一帶就業情況絕對不差!?
    總認為CUNY嘅師資,學生頗參差,資源唔多,紐約競爭又大,學生繼續進修會係更好嘅選擇。

    回覆刪除
  2. Thomas兄:我唔會虛偽到話CUNY可以同Columbia、NYU、Yeshiva等同一高度,但絕對稱得上唔差,尤其如果在大都會帶既要搵份ok既工絕對唔係難事,同香港既理加城大學一樣,比上不足但比下絕對有餘,而且其中出色者絕對可以出人頭地。

    回覆刪除
  3. 若兄:我並不是對你的見解有任何懷疑,只是曾在獵人書院磨煉兩年,見盡種種辛酸,亦經歷了好多。CUNY確有極其出色者,本人有幸認識一位在阿肥聯盟其一的研究生,係獵人書院嘅校友。

    回覆刪除
  4. 不見白為什麼對比hku差這許多的學校都介紹。

    回覆刪除
  5. 為什麼要以HKU為標準去決定要不要介紹其他學校?每一家學校都有自己的特色,就算珠海、樹人、教院都有其可取之處。

    如果HKU是最高及唯一標準的話,這樣子說,是不是應該將香港所以中學收歸港大,這樣子大家都可以做港大尖子?不過講開又講,UST的SOCIAL SCIENCE的排名好像是亞洲第一...就連OU(無錯是香港公開大學)的環保科學前二年,也在港大之前,什至是亞洲第一﹗

    回覆刪除
  6. if not better than hku, why we go?

    回覆刪除
  7. 的確介紹得nyu,stanford就唔少得更精英的hku

    回覆刪除
  8. 請問若兄何時再有下一所學校的介紹呢?
    小弟很期待呢 ^^

    回覆刪除
  9. "回說紐約大學本身,除「世俗科」外最怪異的是在位於資本主義深淵的紐約大學居然也以藝術、哲學、英文、設計等人文學科著名,為沒有文化的美帝國居然會有人文學科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That is not a mystery at all. There is a saying that in Hollywood everyone is writing a screenplay, in New York everyone is writing a book. New York is a true metropolis in the sense that its cultural life is as rich and varied as its myriad fiancial and commerical concerns. In fact, one could say that the arts could only flourish in places where excess or extreme wealth allowed sustained patronage - historical examples include Florence in the Renaissance period and Athens in ancient Greece.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