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2日星期日

帝國公立大學之王.窮人大學 - 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UC Berkeley)

看過幾間帝國名校,可能看官會曰:「實在令人失望呀!學術應該與錢無關的、學者更應該是窮的,為什麼帝國名校都與錢脫不了關係?可有沒有窮的名校?」;帝國這地方的確地大物博,除了禮義廉恥、仁義道德、文化修養及衛生外,的確可以說得上包羅萬有!就以明星級大學而言,的確有以窮而出名者!

2009年11月8日星期日

令人口水直流的「免費大學」 - 糕包聯盟學院 (The Cooper Un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 and Art)

在所謂排名榜歪風影響下,所謂論文產出成為不少人(例如某連美帝國基本學制都搞錯的英國消閒娛樂雜誌“排名”、又或香港教資會)衡量大學「成就」的唯一標準:當然,研究對於知識發展以至大學本身確有貢獻,更不是否定教授們在研究過程中學習、思考對於教學的助益;然而,一如老辛所言「過則為災」,研究誠然是好東西,但當研究工作成為大學“價值觀”的全圖,以至因出品論文成了教授們升遷、留任及終身制(Tenure)批核的唯一準則時(即所謂Publish or Perish),因顧及自己飯碗而將「出文」(不一定是研究,研究跟「出文」雖有正相關但中間不是等號)作第一優先,“逼不得已”下將教學工作視為時間表上第二(甚至不知第幾)者比比皆是!最諷刺的是,所謂“不出文便完蛋”的帝國“傳統”並非什麼崇高的學術理念產物,而是權力鬥爭的不良副產品!但令人無言以對的是,如此副產品卻成了不少帝國人眼中的“學術正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