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8日星期日

令人口水直流的「免費大學」 - 糕包聯盟學院 (The Cooper Un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 and Art)

在所謂排名榜歪風影響下,所謂論文產出成為不少人(例如某連美帝國基本學制都搞錯的英國消閒娛樂雜誌“排名”、又或香港教資會)衡量大學「成就」的唯一標準:當然,研究對於知識發展以至大學本身確有貢獻,更不是否定教授們在研究過程中學習、思考對於教學的助益;然而,一如老辛所言「過則為災」,研究誠然是好東西,但當研究工作成為大學“價值觀”的全圖,以至因出品論文成了教授們升遷、留任及終身制(Tenure)批核的唯一準則時(即所謂Publish or Perish),因顧及自己飯碗而將「出文」(不一定是研究,研究跟「出文」雖有正相關但中間不是等號)作第一優先,“逼不得已”下將教學工作視為時間表上第二(甚至不知第幾)者比比皆是!最諷刺的是,所謂“不出文便完蛋”的帝國“傳統”並非什麼崇高的學術理念產物,而是權力鬥爭的不良副產品!但令人無言以對的是,如此副產品卻成了不少帝國人眼中的“學術正統”!


伸延閱讀:

張五常:強迫發表是悲劇 (上)(下)

(張氏在另文對於Publish or Perish批評更生動例子是,孟德爾純以興趣觀察後院碗豆近十年,創下遺傳學三大定律,若老孟於今日帝式研究型大學工作,不是早就被踢了出門便是日日為發表文章而忙過不停,莫說是細心觀察,腦袋有沒有如此閒情逸緻思考也成問題!

聽過有人批評,帝式的「研究」重視易於計量核證的「實用」,於基礎理論可說是白了卷,Publish or Perish對此實有莫大功勞!)

(話說回來,其實也不應太一刀切,Publish or Perish的確是易於「量度」的準則(亦是帝國人最喜歡的一套),而且亦逼使閒得跟XX不相伯仲的大學教授不得不花上一點點精力工作...有時看見他們人工是如此的高、閒暇卻如此的多實在是令人有點不服氣!

都是回到老辛那句:過則為災,教授們每每一日工作兩三小時便拿取如此高的薪金固然令人眼紅,但今日將Publish or Perish高舉成唯一標準更是大問題!)


但帝國奇怪處正是凡事不能一概而論,Publish or Perish只肆虐於現今被人認作「研究型」的只有現今被稱為帝國級大學(National Universities)間,若非掛上招牌為帝國級大學(即招收博士生)者倒未必會如此走火入魔地高舉“不出文便完蛋”的怪旗,於其餘碩士級大學(Master’s Universities)、學士級大學(Baccalaureate Colleges)、通識學院(Liberal Arts Colleges)及不作排名的專科學校(Unranked Specialty Schools)便完全用不上;

當然無可否認大多數(尤其為外國人熟悉的)名校都是帝國級大學,其餘幾類可說是鳳凰何少鳥何多 – 差的可說多的是,但老鳥再多也不能否定確有鳳凰存在,例如本文介紹的(北部)學士級之首糕包聯盟學院(The Cooper Un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 and Art);

一如早前幾篇,先說說糕大的位置:上次提到紐約大學是「沒有校園的大學」,除門口那面紫色校旗外可真完全看不出那座建築物屬於大學產業,而糕大倒是清楚得很:簡直是淹沒於紐約大學中的孤島!


糕包聯盟學院校園「2/3圖」,圖中三角形公園為宏偉的糕包廣場(Cooper Square,中央空洞隱約可見彼得.糕包像),頂上有時鐘的便是糕大主樓,呈梯形的主樓以正門方向最窄、後方最「闊」(見下圖);

正後方被遮蔽的是較新的糕大工程學「大樓」(米色者),雖然大部份看不到但從其邊緣亦可想像其宏偉程度,糕大新翼「大樓」位於圖中右方邊緣外,面積、高度大約與主樓相當(網上圖片)。



糕包聯盟學院主樓背面,如上文提到此面(圖左)已是糕大主樓最「闊」的一面,與此相當的邊長剛剛好與泊在路邊的兩架旅遊巴士長度相當;

說糕大是「淹沒於紐約大學中的孤島」誠非虛言:老頭拍下這張照片時,3點、5點、11點方向都有紐大紫色旗!


然而,糕大面積雖小、在香港知名度雖低(這一點倒奇怪,在內地、台灣等華人社會間糕大名氣絕對是響,在香港卻似從未聽聞)(吾契女在紐約市當記者時曾參觀糕大畢業典禮,據其曰華人尤其台灣學生多的是),其“Publish”更是罕見得很,但卻貨真價實、如假包換、童叟無欺的名校!說到糕大的「亮點」可真多的是,例如:

     *          *          *          *

如題目所見,糕大為一「免費大學」(不用理會無事生非的經濟學家,雖然他們一定會說在經濟學中沒有東西是免費的):學校為所有學生提供全額獎學金 – 對於出名學費貴得要命的帝國大學教育而言實在嚇人:即使如普林斯頓等亦不過能保證學生畢業時不用負債而已!

當然經濟學家也不是全錯的,雖然收費是免了,但總要有人付鈔,糕大學生的付鈔者自是學校了!而學校的錢何處來?

經常聽到帝國大學儲備驚人,糕大儲備雖然以數字計不算驚人(以US News資料才不過六億多美元($607,975,512),折合47.4億港元左右,注意其下面所謂學費是「騙人」的,下文再詳述),但除以919名學生即相當於每人背後有66萬多美金支持!當然總不會人人入學被派66萬多美金花花,但單是其利息以及其他收入要支持學生以至學校開支便已綽綽有餘,亦是「免費大學」的由來;

錢當然不會自天上跌下來,除學費(糕大並不適用)外來源自不離校友/政府/商人捐款、學校經營業務收入、投資收入等:當然對於帝國大學而言,商人及校友捐款自是最重要:若是校友慷慨解囊固然美妙,但如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般校友們人人窮得要命又如何?自不了要向商人打主意了!

理想化時學術當然是崇高的、絕不應與錢財有什麼瓜葛,但現實中無論學習還是研究都在在需財!若當事人捐錢而「不求名利」固然好得很,但以虛名而得實利在萬惡資本主義聖地美帝國亦是理所當然的事:莫說是一學院之「小」(如柏克萊嚇死商學院(Haas School of Business)便是以極罕有的富貴柏克萊校友、牛仔褲名牌Levis前主席華特.嚇死(Walter Haas)命名),即使大學本身以商人命名者亦不少見:如康乃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Ezra Cornell)、洛克菲臘大學(Rockefeller University,John Rockefeller)、卡內基.梅爾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Andrew Carnegie)等 – 糕大創辦人彼得.糕包(Peter Cooper)亦然!

求名便由得他們求好了,確實令學子、研究員等益,一方出錢一方出力共享榮名又有何傷?當日藍血大學對於醫學院命名事件對於在帝國生活過者而言實有點大驚小怪之感...

     *          *          *          *

說到糕大那「騙人的學費」在帝國極為普遍,帝國人雖然愛騙人,但這倒跟他們的欺詐傳統無關;

(先令各位安心,糕大不用學費絕非老頭胡說的,請見糕大官網曰“ Tuition is listed at $35,000 per year. Every student receives a full tuition scholarship and is not responsible for tuition-related costs”)

如糕大般慷慨地惠及全體的大學雖然少,但帝國博士學位以至名牌大學本科或多或少都有同類現象:列出來的學費足以嚇得人心臟病發,但實際上要付的可能只是零頭(甚至根本不用付),可能有人問到何以「多此一舉」,以糕大為例,何不「簡單」一點索性寫明學費為零,反正都是由學校儲備調出調入而已?

簡單而言原因有二,先說較簡單的:對於學生而言,若「學費歸零」自與糕大的情況在金錢上全無分別,但以糕大方法者所有學生都能在履歷上寫上「糕包本科獎學金」總會炫一點吧(所以多數帝國博士履歷上都會有XX大學博士獎學金什麼的,其實也是同類的tuition waive而已)?

其次是從會計/資源管理方面考慮:若以「學費歸零」會引致一問題,再舉一例:若糕包先生捐出35,000大元資助一學生學費,以歸零手法時帳面會變成

學費收入 = 0
捐款 = 0

如此不但不清不楚,亦令人難以衝量學費收入與捐款額,從而產生衡量表現困難!但若以糕大這種學費嚇死人,但人人有獎學金手法則成:

學費收入 = 35,000
捐款 = 35,000


如此對教學部與籌款部的工作表現便清楚多了!雖然不少所謂會計準則都是無事生非的簡單複雜化玩意(應說是絕大部份,尤其Deferred Tax更是絕頂無聊),但極偶爾亦會有其道理;

     *          *          *          *

在網上經常見到“外校”人嘲笑香港的樹大、開大、珠海校園狹小,偏激的更誇張曰如此細小的校園簡直不似大學,最令人冒汗的是居然有上述三校的學生聽信這無聊閒言,對自己學校也失了信心...

當然舒適寬敞的校園能令人生活更愉快,但巨大校園實非必然,單看照片已可想像糕包聯盟學院面積如何:不可思議的是糕大最著名的學科竟是工程、建築,可見校園面積與學術水平根本完全無關!

(更不可思議的是糕大大禮堂(Great Hall)更是帝國眾多帝皇喜愛的演講勝地!)
(而且大亦未必好,史丹福不可謂不大,但校園建築之醜實屬罕見!)

說到其強項工程,自不得不提其最出名的校友愛迪生老兄(Thomas Edison):如舊文提過愛老兄比今人不幸,當時糕大未及今日財雄勢大,故手頭緊絀的愛老兄唯有旁聽而不能入讀 – 話雖如此,即使欠缺一紙證書,若糕大的學習經歷能令愛老兄獲益,糕大沾沾他老兄的愛也是理所當然,而且另一位名校友Russell Hulse老兄更是糕大真正畢業生

雖然如文首所說糕大一不培養博士生、二不重視教員出文(出文是否等於研究是另一課題),但絕不見得培養不了出色人材。

(不過愛迪生老兄往往成為修讀知識產權法者取笑的對象:如張五常於《賣桔者言》中所言,他年輕讀愛迪生時老師曰老愛偉大而無私,長大後才知道愛迪生固然非常偉大,但“「無私」卻是謊話。愛迪生的自私,世間少有”(見189頁)!只要他有一點點懷疑侵權便會跟對方在法庭上鬥過你死我活;

結果?當然是肥了律師!記得讀到愛迪生戰史時不由得擲卷長歎:糕大不開設法學院可見是一大失策!)



待建的糕大新翼地盤,雖未動工但亦可從中想像有多「宏偉」。

伸延閱讀:

糕包聯盟(Cooper Union)的啟示

3 則留言:

  1. 又是莫名其妙地選學校,全球500大不入的野雞大學有什麼好說?

    http://www.topuniversities.com/world-university-rankings

    回覆刪除
  2. 流口水呀....如果有商學院就發啦...唔知第日我咁好彩大學畢業之後,有冇機會apply過去....

    回覆刪除
  3. yes City U is 124 in world but The Cooper Un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 and Art is cheaper!!!!!!!!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