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11日星期四

對世人影響深遠 - 哈佛大學 (Harvard University)

跟吾友留帝派Sukiewa兄說起,(帝國以外的)外國人對帝國大學認知有一奇怪現象:外國人說到帝國大學往往只知道哈佛、又或說到哈佛便覺得什麼都是好的 - 這一點對於工程出身的Sukiewa兄而言簡直笑翻:哈佛的確有不少好東西,但說到工程學簡直是馬尾提豆腐:自其工程學院前身Lawrence Scientific School在1847年成立以來一直是其「對家」、以工程見長的麻省理工(MIT)取笑的對象;


誠然,若說哈佛不厲害絕對是騙人,但試看帝國人對哈佛的評價絕不是如外國人般絕對,若問到對哈佛推崇備至的外國人究竟哈記厲害在那裡往往張口結舌、又或答案似是而非:

- 哈記諾貝爾獎得主多?不是吧!最多的是哥倫比亞大學!
- 哈記商學院強?強是強的,但整體/金融/會計跟賓夕凡尼亞大學比好像差一點、說市場學跟西北大學比又差一點、校友身家比芝加哥大學更差一點...
- 哈記法律強?好像從未勝得過耶魯...
- 哈記公共行政強?自陳克勤議員成名以來,香港人也應知道雪城密斯威爾學院(Maxwell School, Syracuse University)比哈記的甘迺迪大帝學院(Kennedy School)更勝一籌吧...
- 哈記科學、工程強?科學上與其齊名甚至更強的多的是,麻省理工、普林斯頓、加州理工甚至柏克萊、史丹福...工程更是提也不要提吧?

若是要找碴,問到帝國人(哈佛校友除外)總有潑冷水的地方;再重申,哈佛不是不厲害,但能與其抗衡(即使不說更佳)的學校實在不少,只能說哈佛在帝國人心目中的地位恐怕沒有如外國人心目中的高、亦沒有如此唯一;

當然,如此盛名絕非浪得虛名:若說要找哈佛勝人一籌之處,乃在絕不止於埋首紙堆出論文、而在其畢業生對現實社會的影響力吧?

     *          *          *          *

說起哈佛畢業生的影響力不得不提一位哈佛出身的科學家納道(Clarence Cook Little,帝國人俗稱C.C. Little),介紹納道的故事前先扯遠一點,說一個大家比較熟悉的著名演員;

相信不算太年青的朋友都記得一個廣告:上世紀中期紅極一時的英俊演員尤伯連納(Yul Brynner)臨終時曰“I really wanted to make a commercial when I discovered that I was that sick and my time was so limited, and to make a commercial that says simply: Now that I'm gone, I tell you: Don't smoke, whatever you do, just don't smoke”;



這一宗新聞報導比單看剪裁後的「最後廣告」更有意思,可見到尤伯年輕時的風采!

跟會計一樣,吸煙危害健康幾乎可說是發達國家的「共識」,雖然至今仍有不少人投身會計/抽煙,但絕大多數會計師/煙民想必內心亦知道會計/煙草於身體有莫大損害、只是明知有害仍照做而已,甚至進一步說即使為自身業務大肆推廣,對於會計/煙草危害健康一事會計行東主/煙草公司亦是心知肚明!

當然,會計/煙草危害健康的認知並非一朝憑空出現,雖然在當事人圈子中有關思想不斷蘊釀,但總需要一導火線才能令有關意識大幅擴散:若說使世人明白會計危害健康的是畢馬威已故主席Eugene O'Kelly的Chasing Day Light一書,令公眾普遍有煙草危害健康印象的可說是尤伯這廣告吧?雖然在尤伯廣告前早已有不少科學報導、訴訟以至立法(如1975年的Minnesota Clean Indoor Air Act),但反吸煙人士與煙草商陣營在宣傳戰上早期只能說鬥得不相上下,若說尤伯為反吸煙人士奠定勝局,能成功將吸煙危害健康意識在民眾心目中拖延了幾十年的首應歸功於哈佛精心培養的科學家納道;

納道不但是著名優生論支持者(著名得因為鼓吹優生論而丟了密茲根大學安阿伯分校校長職位兼終身教席),最為人熟悉的莫過於其事業以至科學立場上的180度大轉變:由早年身居帝國癌症研究所(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時認為吸煙危害健康、到後來投身由煙草商支持的煙草業研究委員會(Tobacco Industrial Research Committee,後改名為Council for Tobacco Research)後立即「打倒昨日的我」;

納道是一個聰明人:當時反吸煙一方的科學家、包括其前帝國癌症研究所同事均著力證明煙草與疾病例如癌症的關係,納道知道要證明煙草與疾病無關是極困難:邏輯上要證明有關相當容易,但要證明無關則非常困難,畢竟找不到只能說不知道而不能武斷說不存在(日常生活一點說,證明不了鬼是存在不能武斷說鬼不存在,只能說在現有科學方法下不知道鬼是否存在:未能證明而說存在自有問題,但肯定地說不存在也是武斷),於是他聰明地採用「搞混」方法混淆公眾認知:不與反吸煙一方硬碰硬推廣“吸煙不會損害健康”,而是宣傳“吸煙損害健康的研究未有確實結論”:聽者若收到前一訊息難免會將雙方訊息作出比較、看看那一方說服力較強,納道厲害處是索性避免聽者比較,而向聽者腦中植入反吸煙訊息未必可靠的印象,成功將吸煙危害健康在普羅大眾間的印象拖延幾十年、幾十年中十億計人不因恐懼健康受損而成為煙草商顧客;

若說科學成就比納道高上不知多少倍的科學家多的是,但科學知識轉化成實用總要花不少時間、甚至有部份科學新知對大眾生活影響甚微(絕不是說科學知識不重要,更不是說科學對生活沒有影響,「實用」固然是考慮之一但絕非衡量科研的唯一指標):若說到對公眾生活上的影響、影響人數眾多,只怕不少備受尊敬的大科學家都不及影響以十億計世人健康的納道。


納道(密茲根大學網頁)。

伸延閱讀:

Tobacco Documents Online上關於納道的介紹;當然文章是有點立場的,不過內容相當齊備,有一定參考價值:

     *          *          *          *

當然哈佛對現實社會、或說是世人生活有莫大影響力的校友絕不止納道一人:哈佛商學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 HBS)雖然說排名、論研究未必能執帝國牛耳,但說到「深入民心」的校決絕非其他名校所能及!

單計今日仍健在的哈佛商學院著名校友首推被稱為雙星(Twin Stars of HBS)的智慧代表前帝國君王(小)布殊大帝(George W. Bush)、道德典範前Enron執行長Jeffrey Skilling(兩人均是哈佛MBA)


哈佛商學院雙星:智慧明星布殊大帝、道德明星Jeffrey Skilling。

不過奇怪的是,自Enron失敗後HBS立即對Jeffrey Skilling翻臉不認人,今日搜尋Harvard Business Cases已找不到當日哈佛對這一度引以自豪校友的歌頌,相反鍵入“Enron”時只找到一堆事後落井下石的結果

HBS雖始亂終棄,但亦有念舊的校友對HBS曾以Jeffrey Skilling作校友典範緊記在心,《What They Teach You at Harvard Business School》作者Philip Delves Broughton(Harvard MBA 2004)肯定地說Enron事發前絕對是HBS推崇的學習對象,只是事後被暗中抹走了(When Enron, rotten to the core, collapsed, the old case studies were thrust in a closet and removed from the syllabus, and new ones were promptly written about the ethical and accounting issues posed by Enron’s misadventures)


與Jeffrey Skilling命運不同,同被稱為哈佛商學院雙星的布殊大帝到今日仍廣受帝國人尊敬及愛戴,故不難在HBS網頁上找到歌頌布殊大帝領導才能的內容(2010年2月11日Harvard Business School網頁截圖)。

哈佛商學院雙星固是HBS出乎其類、拔乎其萃的代表,近代帝國幾乎所有主要機構(尤其金融)都有哈佛人的蹤跡:金融人幾乎一定採用其產品的資訊大亨、現紐約市市長米糕.磅包(Michael Bloomberg)、發表華爾街銀行家是「替天行道」(Doing God’s Work)的金人主席兼行政總裁Lloyd Blankfein(Harvard College、Harvard Law School)、「捱義氣」吞下貝爾斯登的JP Morgan主席、總裁及執行長Jamie Dimon(MBA)...當然在近年金融事件中最矚目的首推帝國前財政部長、前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因推動廢除取消Glass-Steagall Act而在Real-World Economic Review選舉"誰是創造金融海嘯功臣"(Dynamite Prize in Economics)中榮登第三位的Lawrence Summers(前校長兼PhD);

金融以外的人材可更多不勝數,最著名莫過於當今帝國君主、和平使者奧芭瑪(JD,其妻Michelle Obama為其法學院同窗)、另有亞花.安達信最後一代法律要員Nancy Temple(JD,比奧芭瑪早兩屆)、為通用汽車創下虧損紀錄的前主席(2000-2009年)主席兼執行長Rick Wagoner(MBA)、申請Chapter 11重組的繼位者Frederick Henderson(MBA,他接手時GM早已病入膏肓,故功勞仍應歸於Rick Wagoner)、將珍珠港炸過稀巴爛的山本五十六(遊學)、香港人熟悉的香港特別行政局首長曾蔭權(MPA)、財政司司長曾俊華(MPA)、以至台灣政壇巨星呂秀蓮(LLM)...無一不是影響世人、包括地球另一面的香港人生活,如斯與大眾息息相關,哈佛名氣焉能不大?


似乎哈佛與UCLA風氣有點不同:出身UCLA的張五常強調上課時不應只抄筆記,蓋會分散注意力,反會對教授所言吸收不了;要抄也只應抄下不明白的以待教授說完發問,而哈佛教導出來的特首曾蔭權卻以反其道而行著名,圖為會見中國總理時在專心抄筆記的曾蔭權(網上圖片)。


哈佛法學院著名校友呂秀蓮(維基圖片)。

(相對而言,史丹福在帝國本土雖然影響力不相上下,但在香港數來數去也只有葉劉淑儀、葉劉淑儀、葉劉淑儀...知名度難免稍稍有所不及。)

     *          *          *          *

讀過《俠客行》的朋友都應記得最後兩句:「誰能書閣下,白首太玄經」?揚雄的太玄經也者,被稱為“疊床架屋”:其埋首紙堆的功夫不可謂不佳,然要建功立業、名垂後世豈是脫離現實者所能?若非有布殊大帝、Jeffrey Skilling、曾蔭權等對社會影響莫大的校友,哈佛名氣焉有如此巨大?

     *          *          *          *

上集寫柏克萊時,Chibus留言曰何不提提每年與史丹福舉行的大遊戲(The Big Game) – 一年一度兩校帝式“足球”賽?

在帝國大學生活過的想必或多或少看過帝式足球,但實在怎看也看不出味道來:看完全場不是這邊肥佬撞那邊肥佬,便是那邊肥佬撞回這邊肥佬,可說是一邊打著呵欠一邊看的;

不過說到這種校際活動,不得不扯到帝國大學極重視的College Spirit,大遊戲固是其中一種具體表現,而這種“校際對抗”亦絕不限於運動!

若說大遊戲是史丹福頑抗對頭柏克萊,哈佛與對頭耶魯的便是Harvard–Yale Football Rivalry,除“足球”上比試外,學生們亦往往進行不少“特別活動”,雖然在外人眼中可能覺得無聊,但對於凝聚校友團結卻非常有效!

例如2004年時Harvard Yale Game時一班耶魯學生到哈佛看台分發一堆洋紅/白紙牌(哈佛主色),騙對方說聽到指令時舉起會組成“Go Harvard”字眼,結果哈佛人一舉時卻變成...


詳情請見Harvard Sucks網頁;在片中可見有一哈佛人幾乎識破把戲,但耶魯學生只需推說其伙伴喝醉了便能脫身,可見帝國學生對酒精可是見怪不怪!

     *          *          *          *

有關玩意當然不止於哈佛與耶魯,甚至連兩間以書蟲著稱的學校:加州理工(Caltech)與麻省理工(MIT)亦流行這種玩意!話說一次Caltech學生在MIT對中學生開放日時爬上後者建築揚起一大橫幅“That Other Institute of Technology”,自此得意洋洋自稱自己是“The Tech”(老大)而稱MIT為“The Other Tech”(老幾);MIT人自不會就此嚥下這口氣,次年將Caltech門口一尊古董大炮偷回MIT – 請留意Caltech位於近帝國西南的羅省,與MIT所在的帝國東北波士頓可說是天各一方!作為一個外人,怎看也覺得MIT人強太了,偷運一幅布條入人家校園不算太困難,但能將對方整尊大炮偷到帝國另一面卻絕對是高手!

伸延閱讀:

Caltech人可能有掛招牌癮,近年又在MIT幹同樣的事,還在自家網頁開了專題介紹



原以為自己的宿舍已夠簡陋,誰知這更勝一籌,圖為哈佛某宿舍睡房;


其洗手間;


房間雖然可怕,但走廊卻頗有味道!


大學中心Harvard Yard。


哈佛大學內著名的騙人“哈佛像”,充份表現帝國人“說話沒句真”的本性:像上寫上“John Harvard, Founder, 1638”,但三行無一準確!首先約翰哈佛不是大學創辦人(Founder)而只是捐款/書而以他命名,即相當於李嘉誠於藍大醫學院的角色;其次創校年份是1636而不是1638年;更重要的是銅像所雕的根本不是John Harvard!

據云學生應完成三大任務才可算是真正哈佛人:在這“哈佛像”前尿尿、在大操場上赤身而奔、在圖書館中進行神聖的人類“繼往開來行為”...另一說則簡單得多:親吻“哈佛像”的鞋尖;

雖然有人堅稱子烏虛有,不過從像中腳尖特別光滑可見似乎可信性非常高、而且幹的人絕對不少!



另一“哈佛人三大任務”所在地、經常傳出古怪叫聲的大學圖書館。

鳴謝吾友benjiwong及某不具名同學提供的寶貴意見、資料及照片。

9 則留言:

  1. 這麼多名人所以哈佛比hku出名是對的,不似stanford般浪得虛名。

    回覆刪除
  2. 老人提到的哈佛校友很多都是 Second degree / Postgraduate, "功勞"是否應歸於他们的 undergrad. school?

    -曾俊華 (MIT)
    -呂秀蓮 (台大)
    -Michael Bloomberg (Johns Hopkins)
    -Jamie Dimon (Tufts)
    -Michelle Obama (Princeton)
    -Rick Wagoner (Duke)
    -Frederick Henderson (Michigan)
    -Jeffrey Skilling (Southern Methodist)
    -George W. Bush (Yale)[share the glory XD]

    P.S.史丹福也有李澤鉅哦

    回覆刪除
  3. 對於香港XX勝過哈記什至什麼的,突然想起吾長輩narius老叔叔說的一個笑話,但畢竟太刻薄所以算了...

    johnchiu123兄:你所提供的正正是證明他們的成就與Harvard有關呀!雖然他們來自五湖四海,但經Harvard尤其HBS訓練後都有各種"令人驚異"的成就,還不是證明Harvard對他們影響莫大? XD

    你不提起也想不起李澤鉅也是史丹福畢業,畢竟他的名氣與公眾認知比他弟弟差遠了,而他弟弟近年似乎也沒再提起史丹福,不像葉劉議員般到今日仍將其大作放在匯賢智庫網頁上引人聯想:今日一提起其弟弟不少人只會聯想信報/電刑,而提起葉劉議員只怕大多數人都會想起史丹福,而且李氏兄弟名氣跟葉劉議員相差太遠了...其實當日到訪史丹福時有一友人提到香港某名人原來也到了那裡,但似乎當事人沒意公開吧,在網上完全看不到相關資料,既然當事人不願公開也不便提了!

    回覆刪除
  4. 老人, 無知一問
    Harvard College 同 Harvard University有什麼關係?

    回覆刪除
  5. johnchiu123兄:即Harvard文理學院的本科部份(又溫馨提示,帝國既野冇準則要逐個睇,例如Berkeley College唔係UC Berkeley一部份而係一間社區學院)~

    回覆刪除
  6. 版主應根據世界客觀標準,只介紹比hku好的真正名校,不過咁就會改題唔叫百大而是世界二十大名校了!

    回覆刪除
  7. 誰管香港有那些名人是美國名校畢業的 重點是在美國有那些人是在這些許學校畢業的 有沒有國際觀阿 香港這個小地方有什麼影響力 你們有辦法搞出個youtube嗎 有辦法做facebook嗎 不就是玩玩錢罷了 對世界有什麼實質的貢獻?

    回覆刪除
  8. 1. 採取劃一最寬鬆的算法,哈佛的確具最多諾貝爾獎得主,哥倫比亞第二,劍橋第三(各院校都有自己的標準:哥倫比亞/劍橋等的較為寬鬆,哈佛較為嚴謹);
    2. 哈佛理科一向很好,只是麻省/加州理工較專,故容易令人想起;
    3. 現在若論商科畢業生的起薪點,史丹福第一,哈佛與賓大第二;就業率三者相若;
    4. 耶魯法律雖一直為《美國新聞》排名之首,但實際的法律學者評分基數則為第一(5.9),芝加哥與耶魯齊名第二(5.7)。
    ~一言蔽之,哈佛在方方面面(除了工程)的確是在最頂尖之列,只是“樹大招風”,有些方面不一定如大眾現象般的“神化”。

    回覆刪除
  9. “哈佛大學內著名的騙人“哈佛像”,充份表現帝國人“說話沒句真”的本性” ---> 從版主你這句話,我能對你得出一樣的推論·。
    簡直膚淺、主觀、狂妄。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