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15日星期二

大學研究始祖.歐洲學術最中心 - 柏林洪堡大學 (Humboldt-Universität zu Berlin/ HU Berlin)

先界定:在柏林市自稱柏林大學的學校共有兩所:一所自然是正宗柏林大學、本文介紹的柏林洪堡大學(本文或直接稱“柏林大學”),另一所則為柏林自由大學(自大)


扶植傀儡政權、以X制X可是入侵者常見手段,美帝國實在雖然強大,但要征服全世界總有點力不從心,所以在世界各地如菲律賓扶植馬可思、埃及扶植穆巴拉克、在伊拉克推翻民選總統後扶植…等不一而足,當年瓜分德國後亦是一般道理,而且進行得更徹底;

德國實在是非常強大,雖然帝國主義者佔領區(嚴格而言西德由帝、法、英三區合成,但實質完全是美帝國主宰)遠比解放區為大,但實在有不少好東西落在東德/東柏林範圍,見利便忘義的美帝國主義者雖然與蘇聯簽定協定,但一見肥肉在前也忍不住暗中搞鬼:能搶的便派出特種部隊硬搶,較著名者如潛入東德擄走火箭專家馮.布朗的“萬字夾計劃”(Operation Paperclip),當眼見搶不走時 – 例如座落在東柏林的柏林大學時便大搞翻版:如果時間許可以安格魯撒哈遜人作風難保不會將整座大學拆掉運到西柏林…

一則為顯示西德傀儡政權繼承“真正”的德國,二則為培養傀儡政權人力,所以在美帝國主義者扶植下到西柏林無中生有建立了所謂柏林自大,更動用美語宣傳機器冒稱這冒牌貨繼承了柏林大學的道統 – 不過公道自在人心,從沒有謊言能蒙騙世人一世,每說到柏林大學時包括帝國人也自然想起的是正統柏林洪堡大學,無論身在東西柏林街頭問路提到柏林大學德國人也會直指洪堡;

雖然在多與美帝扶持與美語傳媒交流下柏林自大獲得極大的政治照顧,但公道自在人心,就算是再喜愛遊大學校園的本老頭在柏林多時也提不起勁參觀這所冒牌貨…

     *          *          *          *


菩提樹下大道、柏林大學前的腓特烈馳馬像,柏林大學古稱腓特烈.威廉大學,俗稱菩提樹下大學,此圖正好囊括柏林大學以往名稱;

就算不說歷史,單看名字也可以見到努力學術的民主政權與經營殖民的美帝國主義者大有分別:在早年(二戰結束前)大多數歲月這所學術中心都被名腓特烈.威廉大學或直接稱為柏林大學(亦有因大學主樓位於菩提樹下大道而俗稱菩提樹下大學,Universität Unter den Linden),在東西柏林分裂後民主政權尊重學術,為表揚大學創辦人洪堡兄弟而改稱柏林洪堡大學;相反不知應算是缺什麼想要什麼、還是應叫此地無銀三百兩,帝國主義者製造的冒牌貨卻叫“自由”...


柏林大學主樓海因里希王(腓特烈.威廉老弟)子宮門口的科學家亥姆霍茲像;


大學中智慧女神雅典娜像非常常見,但像海因里希王子宮旁邊這“面左左”設計倒是第一次見!


柏林大學古圖書館,現今為法學院;

本館設計最特別是地庫部份伸延至前面那廣場下方,更在廣場地面開天窗以方便讀書讀得頭昏眼花的學子得以向上望望調劑調劑,可惜今次造訪時德國正有點雪,看不到這種天窗、想來當時勤工苦讀的學生們也不能以此放鬆心情吧(多年前來時曾有為這種天窗拍照,但硬照留在香港手上可沒有);


說到洪堡兄弟的大名在學術界原應無人不識:因學界中所謂教研合一便是由其老大威廉.洪堡提出而被稱為洪堡模式:相對於「前柏林大學」年代而言大學都是以教育(貴族)為主的學院,洪堡老兄卻認為沒有探求學問時教學不會好得到那裡、相反單是堆首紙堆既不以教臬啟思考也不展示思考方法與後代也是白饒,所以在創立洪堡大學時便以兩條腿走路為方針,令研究、教學兩者缺一不可...



洪堡兄弟老大教育家威廉.洪堡(上,亦即本文一直提及的那位老兄)及老二科學家阿歷山大.洪堡(下);

各位若仔細觀察這兩張照片可能會發覺有點古怪,答案是...


當參觀時海因里希王子宮門外正大裝修,為保護雕像所以都被木板封起來,這兩張是對著木板上的介紹拍的! XD

可惜香港政府不知搞什麼無端端會變成所謂以“研究型大學”為尚,只要多出論文教授便可升職加薪(注意:只是出文,出文是否等於研究有待討論),即使教學教得像一陀大便也是動不了會出文的教授一根毫毛...如此怪招雖然可以令當事人覺得威威,但教學質素如果卻再沒太多人理會,想來洪堡老兄當年也想不到自己的改革方向會被扭曲至此吧?

(香港城市大學游漢明提過,這怪現象是梁錦松掌教資會時搞出來的;

懶找資料求證是否真是梁錦松的大作,不過若是如游先生所言是梁錦松這留帝派亂抄帝國的一套,亂抄二字真是不算冤枉:帝國雖然是發表或滅亡(Publish or Perish)的始作俑者,但也不是一刀切的亂套用在全國大學教育上:單是所謂通識學院(Liberal Arts College)、又或糕包聯盟一類便根本沒有發表或滅亡這回事,只要教好學生,通識學院的教授也可以步步高升;

就算假設出文等於研究(可不見得),但教育可不止於研究如斯單一,常聽人說香港發展路向除了金融便是地產,其中豈沒有政府推波助瀾?教資會將香港諸大學“一體化”也是另一例子而已;)

     *          *          *          *

要說柏林大學的強項則比較困難:與美帝國的柏克萊加州大學一樣柏林大學在學術上非常全面,可說是凡有開設的科目都弱不到那裡,但與柏克萊不同的是加大號稱窮人大學,收的學生不是貧便是窮,畢業生中頂尖學者雖多但自然難以出富豪更難有權貴(雖然有校友畢業後白手興家,但總比貴族學校少得多),但柏林大學無論是學術界還是世俗界影響力都是如此全面;

如果各位有如本老頭的憑弔癖,在柏林大學可說是過足了癮:近二百年幾乎可說只要是德國(甚至世界)的名人或多或少都在柏林大學留下足跡:談文自首推思想家韋伯、哲學家黑格爾、叔本華(讀哲學的朋友沒人未讀過柏大人們的大作吧?不過以韋伯的作風在發表或滅亡的香港鐵定早被炒了!),談理最有名的自是愛因斯坦、德國國家研究所命名人馬克思.平、電磁頻率命名人赫茲...說起愛因斯坦及任何德國藉猶太人才也忍不住與葉劉議員抬槓:若不是她推許為民主典範的希老魔頭種族歧視將猶太人逼走更發動戰爭,德國也不會因此而元氣大傷!


被老友乜教授稱為“姓韋的阿伯”的哲學家韋伯曾任教於柏林大學社會學系,但相信今日的社會學系即使是原址也不是原建築了,畢竟二戰時柏林市幾乎被徹底炸毀,除了勃蘭登堡凱旋門這種不怕炸彈的怪物外幾乎沒有什麼建築可以完整留下;

至於說權貴,居首的自是德國統一功臣鐵血首相俾斯麥,至於馬克思同志與恩格斯同志真不知算他們是權貴還是學者了...雖然兩者生前都沒什麼權、馬克思同志更是窮得要命,但畢竟他們的“繼承人”統治了數以十億計人...

     *          *          *          *

以前也提到德國的興盛也是近兩百年間的事,也正是柏林大學建立前後的歲月:德國的強盛自然吸引世界各地人材到此學習、研究,但另一方面洪堡老兄兼重探求學問以饗學子亦為國家奠下堅實基礎:國家與大學間究竟是誰造就了誰也真是說不清!

可以見到德國人可是衷心相信「教育是投資」,相信投入教育的錢不是白花的,可從沒聽過德國政府為教育經費花得大多而大叫肉痛,不知我們的特區政府又如何?

(這倒不是本老頭所見,而是柏林大學創辦人腓特烈.威廉三世說的,腓老兄曰老子可沒聽說過辦學的會將國家辦得窮了,似乎他老兄的思維與對民生一毛不拔的特區政府非常不吻合!)


柏林大學醫學院夏洛特醫學中心,冒牌柏林大學為沾沾正牌貨的光、也可來個規模經濟省省開支,故兩校醫學院在2003年合併;


夏洛特醫學中心正門走廊,在柏林中央火車站過橋後便到;


醫學中心紀念品店,可買如聽診器等作手信;


洪堡博物館鎮館之寶:全世界最高的恐龍化石(13.27米);


攝於柏林大學洪堡博物館;

5 則留言:

  1. meaningless to say history, Berlin U, also the Free U are ranked lower than HKU.

    回覆刪除
  2. 我睇過 老人 咁多篇文章 , 真吾明白你' HKU is best!!!!! 'ge 思想!

    回覆刪除
  3. 阿生,呢D茂論係邊到"聽返"嚟㗎?
    1. 柏林有3間大學:自由大學 , 洪堡大學,科技大學
    2. 你問過邊D本地人話你知"柏林大學"=洪堡大學?你問D清潔阿嬋呀?如果3間 大學都唔同名,答你嗰個應該問反你指嘅喺邊一間.
    3. 如果你識任何人喺柏林讀個大學,根本上冇人會答D係你篇文章所寫出嚟嘅嘢. 3間大學各有所長,德國人,特別係 柏林人,絕对唔会睇低 自由大學,因為自由大學喺柏林人心中係好嘅.
    4. 由 自由大學同 洪堡大學合併嘅醫學院Charite係歐州係好有名嘅。好多世界各地嘅醫科畢業生排隊入去讀專科。
    你呢D人,知D唔知D就亂咁吹,長篇大論冇句真。

    回覆刪除
  4. 樓上那個阿嬋發咩嗡風?洪堡同自由大學都是原始柏林大學分裂出來,你話唔當自由大學是柏林大學就見仁見智,但柏林工業大學是另一間完全獨立的大學,關柏林大學叉事?你問柏林人柏林大學可能答洪堡,可能答自由,但肯定唔會答完全無關的工業大學。你在邊度聽柏林大學包括工業大學番來?如果你阿嬋咁講的即是香港城市大學都算是香港大學了。

    這個阿嬋的講法真奇怪!

    TEC

    回覆刪除
  5. HKU? without history, without independent thoughts.

    回覆刪除